Home 香港新聞 非政府組織說,香港“偏頗的,歧視性的” LGBT難民決定顯示,政府加快法案的法案並不能解決法律上的挑戰
香港新聞

非政府組織說,香港“偏頗的,歧視性的” LGBT難民決定顯示,政府加快法案的法案並不能解決法律上的挑戰

香港贊成民主的立法者和一個人權組織週三表示,政府為加快處理法院案件(包括與不驅回難民的案件有關的案件)的擬議法律修正案將不會解決司法部門的“根本原因”。繁重的工作量。

他們說,近年來的法律挑戰激增,特別是那些尋求保護以免遭香港驅逐,回返或引渡到另一個國家的個人所提出的挑戰,是政府甄別機制中“系統性不公正”的結果。

根據HKFP獨家獲得的文件,在2018年對不驅回請求的拒絕包括一名本地法官在對庇護求償人的性取向提出質疑的決定中發表了“ bi褻,侮辱”的言論。索賠人擔心返回穆斯林占多數的埃及後會受到傷害,因為他是同性戀和and依的基督徒。但是裁決人說,原告不能是同性戀,因為他很樂意在埃及被強姦。另外,他沒有被“診斷”為同性戀,也沒有穿著高跟鞋,花衣,化妝品或聲音,也沒有像同性戀那樣走路。

司法審查

立法者目前正在立法局(立法會)辯論《 2019年成文法(雜項規定)條例草案》。該法案包括對《高等法院條例》的擬議修正案,以允許兩名上訴法院法官(而不是三名)確定向該市最終上訴法院上訴的許可申請。還將擴大由兩名法官組成的法官席的使用範圍,以確定對任何拒絕准予司法复核的上訴。

一審法院對司法審查進行審查,並審查行政機關的決策過程。必須證明正在審查的問題會影響更廣泛的公眾利益。

在立法者未能在7月份的理事會最後一屆會議上完成審議之後,該提案以前被認為是“僵局”。但是,在北京宣布將本屆理事會任期至少延續一年,以解決因9月舉行的立法會大選推遲而導致的立法空白的解決方案之後,這種情況得以“恢復”。

司法部(DoJ)表示,對因非驅回要求而引起的案件進行的大量司法審查給司法機構的工作量帶來了巨大壓力。司法部寫道,擬議的修正案將提高案件處理的整體效率,“它將增加在處理其他法院案件方面部署司法人員的靈活性,從而將司法資源用於巢穴。”去年十二月在立法會文件中。

政府統計數據顯示-在2019年收到的3,899份許可申請司法複審的申請中,有3,727份是非驅回要求。同樣,在2018年,3,014份申請中有超過94%是不驅回索賠。

非營利人權組織香港司法中心告訴HKFP,該修正案可能“稀釋程序公正性”,並表示不會解決許多人決定尋求司法審查以質疑與非驅回案件有關的決定的原因。

他們說,沉重的案件負擔是由於統一甄別機製針對非驅回保護主張作出的“低質量,不公平和錯誤”決定的結果。該組織說,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TCAB)的審裁官經常聽取和確定針對不驅迴聲請的上訴,通常對聲請人表現出“敵意和犬儒主義”。

“呆滯,歧視和不可接受”

司法中心提供的一份經過修訂的文件顯示,TCAB如何在2018年駁回了一名埃及男子的請願書。30歲末的穆罕默德(化名)說,他從伊斯蘭教歸信基督教,並且是同性戀。他試圖在香港尋求保護,因為他擔心返回家鄉會受到傷害。

TCAB法官在其決定中說,索賠人未提供表明其同性戀的“醫學證據”。裁決人還說,穆罕默德聲稱自己是同性戀者,總的來說,他“在2015年在蘇丹時被一名男廚師強奸了”。

裁決人寫道:“醫學報告……僅陳述了’慢性抑鬱症’的診斷,而沒有診斷甚至沒有提及同性戀。” “他沒有說那是因為他是同性戀,所以他發現廚師的舉止令人愉快。”

世界衛生組織在1990年將同性戀歸類為精神障礙,而美國精神病學協會在1973年從其手冊中刪除了“診斷”。

審裁官還“觀察”到申訴人沒有像男同性戀者那樣走路,說話或穿衣服:“(1)上訴人的外表沒有女人的身體[…](2)他是個高大,非常結實的男人擁有良好的手臂和體格,(3)留著濃密的鬍鬚,(4)留著濃密的鬍鬚,(5)他沒有穿著任何女性服裝,例如,沒有花卉圖案,但穿著樸素的深紫色T恤和褲子,以及沒有高跟鞋,(6)他沒有化妝,(7)說話時有強烈的男性氣息和說話方式,(8)他以與任何男人相同的方式和步態走進聽力室。 ”

審裁官認為,穆罕默德“不可靠”,他的故事“含糊其詞”,稱他不確定童年發生的另一次強姦發生的時間。他還對穆罕默德面臨的威脅提出了質疑,理由是在開羅“活得很好”的基督徒。

移居加拿大

穆罕默德(Mohamed)週三在電話上對HKFP表示,他已通過加拿大難民計劃的私人讚助成功移居到加拿大蒙特利爾,而他的申訴在香港被駁回後不久。

埃及人說,他仍然生動地記得他在這座城市的經歷,並說他與當地的移民局有非常不愉快的相遇,負責通過篩查系統評估非驅回要求。

他說,聽說審理此案的審裁官在難民中“嚴厲”,當他被問到有關其性的問題時,他感到不自在。

“我在香港有很多朋友,有很多回憶。我不討厭這個地方,我討厭移民。”他說。

穆罕默德回顧他在香港尋求庇護的旅程時說,過程很複雜,他不建議其他尋求庇護者來香港:“不要來香港,這太瘋狂了。”

司法中心研究和政策官員雷切爾·李(Rachel Li)說,穆罕默德的案子證明了為什麼許多索償者針對其索償決定提出上訴或司法複審。她說,如果TCAB的決定公開,審裁官可能不敢發表這樣的“離譜”評論。

她說:“ [穆罕默德的案子表明]判決有多糟糕,多麼頑固,歧視性和不可接受。”如果穆罕默德在案件被解僱後不久不離開該市,該中心將對穆罕默德提起法律挑戰。

李克強說,政府修訂《高等法院條例》的法案將影響所有司法複審案件,但只有在立法者向他們徵求意見後,司法中心才意識到擬議的修正案。當政府想給他們留下與利益相關者交談的印象時,他們會邀請您參加會議。他們非常負責這一過程,”她說。

根據立法會文件,司法機構在去年六月至九月期間與香港大律師公會及香港律師會進行了諮詢。律師會支持這些修正案,而律師協會則詢問是否有必要進行修正。

他們的回應與司法中心的意見相呼應,稱移民和TCAB不驅回請願書判決的質量和缺乏透明度,加劇了法院案件的數量。

該協會寫道:“關於USM決策過程中的基本錯誤如何首先需要法院參與行使其監督管轄權的討論很少,”該協會補充道,並補充說,如果有更多的法律協助,對於向TCAB提出上訴的索賠人,對判決的司法審查可能會更少。

贊成建制的立法者表示,該法案包括“技術修正案”,不應引起爭議。他們說,修改法官人數將通過釋放更多的人手來幫助加快確定不驅回要求的過程。

『浪費時間』

在周四的立法會會議上,《 2019年成文法(雜項規定)條例草案》已提交全體委員會審議。立法會議主席梁安德(Leung Leung)告訴議員們只應通過該法案的條款,並打斷了一些評論該法案原則的民主人士的講話,因為梁啟超說他們已經在二讀中這樣做了。

親民主的立法會議員張學良在星期三對香港生產力促進局發表講話時,質疑該修正案的有效性,並說如果兩位大法官未能達成共識,那將是浪費時間和資源,因為法院將不得不重新開始。三審專家組。

也是註冊社會工作者的民主黨人說,如果政府程序得到良好執行,司法審查案件就不會繁重。他還回應了法官在穆罕默德案中的言論,稱法官“無知”。

“我會說這是我聽過的最荒謬的事情。你會假設一個異性戀者會喜歡被強姦嗎?這是一種高度侮辱和歧視。”

張說,立法者仍然想詳細討論該法案的原則,但他說,他不確定立法會主席會採取什麼行動來推動立法進程。他列舉了總統為周三的休會辯論強加時間表的舉動,他說這是一項決定,而不是由《議事規則》中規定的總統權力所支持。

他補充說,議會不應優先考慮該“復興法案”,他說還有更多緊迫的問題要解決,例如如何應對大流行,以及為失業者提供救濟措施:“賬單是非常技術性的。如果我們通過,我不會看到很多積極的結果。如果不通過,它似乎不會產生任何負面影響。我們不應該在上面浪費時間。”

Author

sam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資訊
有廣告合作的想法與需求, 歡迎與我們聯繫!

我們的 email 是
support@ainfomedia.com